卓德动态
佛教典籍收藏————收藏还是信仰?
2014-06-09 

鉴赏文章

 

佛教典籍收藏----收藏还是信仰?

 

导言;北京卓德拍卖公司自从2013年春季拍卖会设立“法宝重光—佛经经典专场”以来一直受到各大藏家的追捧。拍卖成交率位居同行业前茅。2014年卓德春拍第二届“法宝重光—佛经经典专场”将为大家呈现一百五十余件佛教经典,其中被北京文物局评级为国家一级文物的就有十件,包含敦煌莫高窟藏经洞流出的唐人写经《妙法莲华经》残卷、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残卷、日本回流的南宋资福藏刻本《不空羂索神变真言经》、《佛說般若波羅蜜多經卷》、《佛所行贊經卷四》、《勝天王般若波羅蜜多經》、毗卢藏刻本《竞字函音释》、北宋崇宁藏刻本《經律相卷十七》、元代普宁藏刻本《十诵律毗尼序》、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一十一》等,均为当世稀珍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唐人写经 ——片羽极珍

 

 

  此次专场中含有两件唐代手写经书,众所周知中国的“宋版书”字字千金可以用“价值连城”来形容。而比宋版书要早三百多年的唐人写经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,并且这两件东西出自西域敦煌莫高窟藏经洞,更为其添加了神秘色彩。自从清光绪二十六年(1900)王道士发现了藏经洞后,从此莫高窟便震惊世界,不幸的是,在晚清政府腐败无能、西方列强侵略中国的特定历史背景下,致使藏经洞文物惨遭劫掠,绝大部分不幸流散,分藏于英、法、俄、日等国的众多公私收藏机构,仅有少部分保存于国内,造成中国文化史上的空前浩劫。

藏经洞里的经书以七世纪的唐写本为主,其中有很多写经卷子都附有有抄经者的名字以及年月的题记,这些卷子为人们了解那个时代的经济、政治及其书法提供了最有说服力参考资料。自从东汉明帝永平年间(公元58~75)遣使西域取回第一步佛经《四十二章经》开始。佛教经过三国两晋南北朝等时期的大力提倡与发展,到隋唐已进入全盛时期,这期间涌现出许多高僧大德,像晋僧法显、慧远、姚秦鸠摩罗什、唐僧玄奘、义净等。翻译了大量的佛经,像《摩诃般若》、《妙法莲华经》、《维摩诘经》、《金刚经》、《阿弥陀经》、《中论》、《十二门论》、《大智度论》、《成实论》等,系统介绍了大乘中观派的思想体系。使得佛教在中国迅速传播,信众大增,并且使抄经文成为积攒无上功德的手段,于是大量的手抄本佛经开始流传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很多唐包括唐以前的写经在历史流转中或风化或毁于战火,流传下来的极少,直到藏经洞的发现才使那个时期的经书重见天日,人们才窥探到那时的历史风貌,但可惜的是大部分都被劫掠到了国外,国内目前公藏机构仅国家图书馆和南京博物院有藏。还有部分散落在民间。这些特殊的经历使得敦煌写经显得尤为珍贵,这是其一。其次写经书法具有浓厚的时代特色,以至于为人称为“经生体”。在师承渊源上我们却发现,经生们仍以社会流行的书法范本作为自己的楷范。敦煌写经绝大部分用笔抄写,为古代民间书法之大成。卷子的抄写者大多是被人雇用的写经生或一般庶民。他们常年抄写,熟能生巧,久书成艺。有的书写雄强勇猛、大刀阔斧;有的书写娴熟娟秀,温文尔雅。书体行、草、隶、篆皆备,丰富多彩,表现自然质朴,机动灵活。其功力法度,审美情趣,都反应时代风貌,而且其中不乏精品,如南京博物院藏初唐时人写《妙法莲华经》卷一《序品》后半、《方便品》前半就被书法界权威人士称为“笔法骨肉得中,意态飞动,足以抗颜、欧、褚,在鸣沙遗墨中实推上品。以上两点足以证明唐写经珍贵程度。

时代久远,经历传奇,使得敦煌写经在拍卖会上一直价值不菲。2002年瀚海秋拍“唐人写经 ”七卷以八十八万成交,2005年嘉德四季第3期拍卖会“唐人写经 ”一卷以二十五万元成交、2011年中贸圣佳春拍“唐人写经” 一卷以叁拾伍万元成交、2011年保利春拍“唐人写经 ”一卷以四十六万元成交、2009年永乐秋拍“唐人写经 ”一卷以伍拾叁万元成交。

本场此次两件拍品正是唐时期“经生体”写本,一卷为《妙法莲华经》残卷、一卷为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残卷,两卷均以染黄纸书就,乌丝栏,点画精致,结体稳妥,纸质虽经历千载岁月但仍极富韧性。《妙法莲华经》为当时现今流传最广的一部佛教经典,是佛陀释迦牟尼晚年所说教法,为大乘佛法,显示人人皆可成佛之一乘了义。经中宣讲内容至高无上,明示不分贫富贵贱、人人皆可成佛的思想,同安乐行品曰:‘此法华经,诸佛如来秘密之藏,于诸经中最在其上。’使得《法华经》被誉为“经中之王”。 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简称《般若经》,为唐代玄奘大师译,其中心思想在于说明诸法“性空幻有”的道理。所以读佛经可使人清心静气、淡化欲念、正视烦恼达到修身养性之目的。尤以读古代佛经更有与历史对话之感觉,亦收藏、亦修养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宋元刻经——亦为吉光

 

 

此次专场中还有几部日本回流的南宋资福藏刻本《不空羂索神变真言经》、《佛說般若波羅蜜多經卷》、《佛所行贊經卷四》、《勝天王般若波羅蜜多經》、及毗卢藏刻本《竞字函音释》、和北宋崇宁藏刻本《經律相卷十七》、元代普宁藏刻本《十诵律毗尼序》、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一十一》等。

大约在公元600年前后的隋朝,人们从刻印章中得到启发,发明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雕版印刷术,从此印刷效率印刷质量大大提升,经过了唐代与手抄本并存的时期后,进入了宋代之后因其政府提倡“兴文教,抑武事”,文化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昌盛景象。印刷出版业在宋代进入了黄金时代,雕版印刷兴旺,刻书中心发展较快,及至平民发明家毕升发明了活字印刷术后,印刷已发展已到全盛时代。而且宋代政权建立之后,一反前代后周的政策,给佛教以适当保护来加强国内统治的力量。使得佛教又再度兴盛起来。各大寺院依托兴旺的印刷基础,开始大量印制佛经,其中就包括;朝廷命张从信往益州(今四川成都)雕造至太宗太平兴国八年(983)告成的《开宝藏》,福州东禅寺等觉禅院刊雕的《崇宁藏》,福州开元寺刊雕的《毗卢藏》,湖州思溪圆觉禅院刊雕的《圆觉藏》,安吉州思溪法宝资福禅寺刊雕的《资福藏》,平江府陈湖中碛砂洲延圣院刊雕的《碛砂藏》等。以上大藏经本由于历史原因在国内保存下来的极少,仅存于几个大图书馆和少数寺院。倒是在日本有几个藏书单位保留下来了比较完整的大藏,比如宫内厅书陵部、横滨金泽文库、京都东寺等。其价值可想而知。

13世纪蒙元帝国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天下,在宗教上信仰藏传佛教,尊八思巴洛追坚赞为国师。佛教几乎没有收到改朝换代的影响,全国统一后,印刷事业正常进行。于是元代惟一的私刻大藏经,也是元代刻本大藏经中现存较完整且印本最多的一部大藏经——《普宁藏》,就在元世祖至元十四年(1277),至元二十七年间的杭州路余杭县白云宗南山大普宁寺刊雕。而本场拍品《十诵律毗尼序》、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一十一》等正是那个时期所刻,但是元朝末年群雄再起,天下大乱,《普宁藏》经板与大普宁寺一同毁于起义战火,后世所见均为普宁藏零本残叶。吉光片羽弥足珍贵,且著录于第一批和第二批的《国家古籍珍贵名录图录》。此场宋元佛经字体方正,笔力雄厚,纸色深黄,墨色漆黑,实为今世绝珍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如何看待佛经收藏

 

 

 

随着近几年中国大陆艺术市场的火爆,唐、宋、元时期的佛经也水涨船高,相对于之前的收藏家为主要的购买主力外,许多新生力量进入艺术品市场。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统计,单是2010年秋季拍卖市场,新买家的比例已占到40%,目前,这些新买家多为收藏机构、银行等投资机构以及企业家、财团等掌握大量游资的群体,而过去占主导地位的收藏家在市场已“退居二线”。 收藏家开始处于尴尬的境地,成为被边缘化的群体。而且還出現了諸多怪象,真正懂行的買不起,不懂行的倒屢屢得手。而投资型买家给拍卖市场带来了天价,致使行情提前透支,市场风险和泡沫加剧。所以真正的藏家应以正常的态度冷静观察和分析,不要被热情的市场氛围所迷惑。另外市场还需要行家的参与,才能正常有序地发展,艺术品拍卖市场不仅仅是金钱的游戏。”无论是何方人士,艺术品收藏和投资不能单靠一时的热情,而是要提高自身的文化功底、鉴赏能力和市场分析能力,做到收藏心中有数,不能随波逐流。

 

Copyright © 2008 - 2014 Zhuode All Rights Reserved
卓德拍卖  京ICP备1203912-1